历史学科网
高中
上传 客户端 扫码下载APP 定制您的专属资源库 网校通

彭德怀挥师西北,力斩青宁“二马”

  “马家军”原为家族武装势力,它兴起于民国时期,活跃于中国西北的甘肃、宁夏、青海等地区,由于其首领皆是回族马姓,便被称为“马家军”。“马家军”以“甘、河、回、马”(即甘肃人、河州人、回族、马姓)这四条为用人标准,核心权力采取父死子继、兄终弟及的封建继承方式,经数年的发展,逐渐成为当时能左右西北局势的军阀武装,其军事实力足以同蒋介石国民政府在西北的中央军相抗衡。

  至上世纪三四十年代,经过不断地兼并和蚕食,马步芳、马鸿逵、马鸿宾3个军阀集团实力逐渐强盛,人称“西北三马”。马家军首领尤其是青宁“二马”(即“青海王”马步芳、“宁夏王”马鸿逵),崇尚武力,嗜血好杀,对当地人民实行残酷的封建统治。

  解放战争初期,中央军委便发布命令,由一纵和新编四旅、教导旅、警一旅、警三旅组成中国人民解放军西北野战军,彭德怀任司令员。彭德怀率领下的西北野战军与“马家军”鏖战的序幕就此拉开。

  就在彭德怀集中力量消灭胡宗南部的同时,“马家军”趁西北野战军无暇西顾之机,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相继占去了陇东地区的合水、西华池、曲子、环县、庆阳5个城市,陇东百姓遭到“马家军”的残酷掠夺和屠杀。“马家军”还借机大肆扩充武装,马步芳派韩起功到临夏等地大肆抓兵,新编为一二九军;下令在青海农业区强征新兵1万名,在牧区征马1万匹,开赴陕北前线;在平凉、西峰镇强征新兵2.5万多人。一时间,“马家军”实力极速膨胀。

  鉴于胡宗南部收缩集中,不易寻找战机的新情况,彭德怀将西北战场上对敌作战的主要矛头指向了恶贯满盈的青宁“二马”。然而,与青宁“二马”的两次交手让彭德怀认识到其的狡猾与难打。

  第一战合水之役,终以我军失利、伤亡2500余人而告终。战役失利是彭德怀始料未及的,在全军上下引起了极大的震动。这是西北野战部队与“马家军”骑兵的首次大规模正面交锋,虽然合水战役的结果是我军失利,但这次战役也给了“马家军”以重大杀伤,战士们积累了打“马家军”骑兵的经验,为以后彻底歼灭“马家军”创造了条件。

  第二战西府、陇东战役,共歼灭国民党军2.1万余人,巩固和扩大了黄龙解放区,彻底打乱了胡宗南的部署。但战役也给西北野战军造成了较大的损失,共计损失兵力1.5万人,对西北战场造成了一定的消极影响。

  在西北“二马”内部矛盾不断。蒋介石为阻击解放军西进,命马步芳、马鸿逵组成“宁青联合兵团”,但同时蒋又不愿坐看“二马”联合势力得到增强,便授意由一马出任西北军政长官,一马任甘肃省主席,使其相互牵制。果不其然。为争权夺利,“二马”几近绞尽脑汁。

  此时,解放军第一野战军(原西北野战军)30万大军经过扶眉战役和陇东追击战后,正在彭德怀率领下,向着西北大步挺进。

  固关战役,解放军将马步芳吹嘘为“精锐铁骑”的“马家军”第十四旅悉数歼灭。兰州战役,马步芳吹嘘的固若金汤的兰州城防,仅仅一周,便被解放军的铁拳砸得粉碎。此役共歼灭马步芳主力2.7万余人,其残部在马继援率领下分别向永登、西宁逃窜。

  就在解放军向兰州发起总攻的时候,马步芳乘飞机逃到了重庆;马鸿宾部八十一军为逃避被歼灭的命运,指挥所亦移至靖远东湾附近;而尚在观望中的马鸿逵部,则立即龟缩,以确保老巢宁夏。兰州解放后,彭德怀电令王震率一野第一兵团立即向西宁挺进。解放军尚未逼近西宁,马继援便如惊弓之鸟,爬上马步芳给他留下的另一架飞机,逃往重庆。9 月5日,西宁解放,马步芳之兄马步青亦逃往重庆。至此,马步芳家族拥有的武装力量大部瓦解。23日晚,解放军进驻银川市,宁夏宣告解放。

  这年9月下旬,马步芳及马步青、马继援等相继飞到了台湾。到台后,为防不利,马步芳以3000两黄金贿赂蒋介石的几位亲信,取得了出国护照,飞往埃及开罗做了寓公,后又移居沙特阿拉伯,最终于1975年7月31日客死在沙特。

  马鸿逵父子亦于9月下旬乘飞机逃到了台湾。马鸿逵到台后受到台湾“国防部”次长郭寄峤及马步芳父子的指控,要他对西北败局负责,马鸿逵遂被“撤职查办”,无法在台湾立足,他遂以就医为名迁往美国,后于1970年1月14日病死在洛杉矶。
2019年原创资源大赛